流沙南街道泗竹埔村新鄉片東片區集體建房建設用地土壤污染狀況初步調查報告公示

一、基本情況

項目名稱:流沙南街道泗竹埔村新鄉片東片區集體建房建設用地土壤污染狀況初步調查報告

土地使用權人:普寧市流沙南街道辦事處

委托單位:普寧市流沙南街道泗竹埔村民委員會

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單位:廣州市智薈環保有限公司

地塊地理位置:普寧市流沙南街道泗竹埔村新鄉片區

地塊中心坐標:東經116°10'48.73",北緯23°16'35.44"

地塊面積:25793m2

地塊四至情況:項目東北面和東南面為居民區,西南側為金澤藥業辦公樓、普寧市城南市場監督管理所及普寧大道,西側相鄰康美大道,隔康美大道為亞朵酒店及盈泰華府,西北側為瀧森汽修廠、鵬發汽車修理廠、協盛汽車修配貿易中心、車潔安汽車養護廠、制衣小作坊(僅涉及裁剪和縫制)等。

地塊規劃用途:二類居住用地(兼容商業用地)

調查緣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壤污染防治法》第59條第二款規定,“用途變更為住宅、公共管理與公共服務用地,變更前應該按照規定進行土壤污染狀況調查”,本項目地塊規劃用途變更為二類居住用地(兼容商業用地),需對地塊進行土壤污染狀況調查。

二、 地塊使用歷史及現狀

通過調查訪談、現場踏勘、資料收集以及衛星云圖查閱可知,本場地的歷史沿革及現狀如下:

①2011年以前,項目地塊主要作為農林用地使用,主要種植地瓜和蔬菜。項目地塊西北側和東北側為鄉道,約占1700平方米。項目地塊未進行過工業企業生產活動。

②2011年,項目地塊西北側建設臨時成品陶瓷倉庫,作為倉儲使用。后于2013年和2014年在東北側新建臨時成品陶瓷倉庫,其主要用途為倉儲,主要用于附近陶瓷廠的成品瓷磚儲存,不從事工業生產。項目地塊西北側和東北側為鄉道,其余地塊為農林用地,主要種植地瓜和蔬菜。項目地塊未進行過工業企業生產活動。

③2015年-2016年,項目地塊主要為農用地,為周邊居民種植地瓜和蔬菜,地塊中的建筑物主要為附近陶瓷廠的成品瓷磚儲存。項目地塊未進行過工業企業生產活動。

④2017年,廣東翔栩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對其位于項目地塊西南側的翔栩商業街進行修建,修建過程對該商業街外普寧大道與康美大道交匯處空地連同地塊西南角進行堆填平整,其中本項目地塊西南角填土面積約210平方米,填土高度約1.5m,填方量約210m2×1.5m=315m3。經調查,項目地塊涉及的填土來源為當時廣東翔栩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建設翔栩帝景城住宅區(位于項目地塊南側135m處)時所開挖的土方,不涉及工業企業。填土后未進行任何種植行為或工業生產行為,閑置至今。

⑤2018年-2019年,項目地塊不再進行種植,地塊閑置。項目地塊未進行過工業企業生產活動。

⑥2020年,拆除項目地塊中的所有臨時成品陶瓷倉庫并對地塊進行圍蔽,地塊閑置。項目地塊未進行過工業企業生產活動。

⑦2021年至今,地塊閑置。目前項目地塊除鄉道外為荒地,項目地塊東北側為雜草和灌木,地塊西南側已基本完成雜草清理。

綜上所述,本場地歷史至今均無任何工業企業入駐,不涉及工業生產活動。

三、 地塊未來規劃

根據《普寧市人民政府關于<流沙南街道泗竹埔村新鄉片東片區單元規劃>的批復》(普府函〔2023〕98號)及普寧市自然資源局發布的《流沙南街道泗竹埔村新鄉片東片區單元規劃》批后公示,調查地塊用地性質規劃為二類居住用地(兼容商業用地)。

四、 第一階段調查結論

通過現場踏勘、人員訪談等,結合項目地塊現狀和歷史資料,得出項目地塊歷史用途為農田和道路,主要種植地瓜和蔬菜。地塊西北側和東北側曾建設臨時成品陶瓷倉庫,現狀已拆除。踏勘過程中未聞到異?;虼碳ば詺馕?,未發現可能造成土壤和地下水污染的異常跡象,未發現罐、槽以及廢物臨時堆放污染痕跡。歷史上不涉及工礦用途、規?;B殖、有毒有害物質儲存與輸送;不存在環境污染事故、危險廢物堆放、固廢堆放與傾倒、固廢填埋等情況;不涉及工業廢水污染。當前和歷史上均無工業污染源,但保守起見,考慮到項目地塊可能殘留農藥;同時考慮到地塊西南角歷史上曾進行過土方堆填,土方堆填過程的作業對項目地塊有造成土壤及地下水污染的潛在風險。調查結果表明,地塊周邊主要為農田、居民區和汽修廠,本地塊潛在的污染物為六六六總量(α-六六六、β-六六六、γ-六六六、δ-六六六)、滴滴涕總量(o,p′-滴滴涕、p,p′-滴滴涕)、鋅、鎳、石油烴、石油類、苯、甲苯、二甲苯。

、 第二階段初步采樣調查結論

根據第一階段污染識別的結果,項目地塊采用系統布點的原則,在項目地塊內共設置土壤采樣鉆孔點6個(柱狀樣),共采集土壤樣品18個;同時在項目地塊外共設置1個土壤對照點,采樣深度為0-0.5m,共采集對照土壤樣品1個。土壤樣品檢測指標包括:pH值、水分、《土壤環境質量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標準》(GB36600-2018)表1的45項污染物及鋅、《土壤環境質量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標準》(GB36600-2018)表2的有機農藥類(六六六總量、滴滴涕總量)、石油烴(C10-C40)。同時在項目地塊內共布設3個地下水監測井,采集地下水樣品3個,共分析了色、嗅和味、渾濁度、肉眼可見物、pH值、總硬度、溶解性固體、硫酸鹽、氯化物、鐵、錳、銅、鋅、鋁、揮發性酚類、陰離子表面活性劑、耗氧量、氨氮、硫化物、鈉、總大腸菌群、菌落總數、亞硝酸鹽、硝酸鹽、氰化物、氟化物、碘化物、汞、砷、硒、鎘、鉻(六價)、鉛、鎳、三氯甲烷、四氯化碳、苯、甲苯、二甲苯、六六六總量、滴滴涕總量、石油烴(C10-C40)、石油類等指標。通過上述工作的開展,取得如下主要結果:

(1)土壤

① 項目地塊內土壤pH值在4.9~6.8之間。

② 項目地塊內土壤水分在13.7%~22.8%之間。

③ 項目地塊內土壤銅、鉛、鎳、汞、鎘的檢出值均低于《土壤環境質量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標準(試行)》(GB36600-2018)中第一類用地的篩選值,砷檢出值低于《土壤環境質量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標準(試行)》(GB36600-2018)附錄A中赤紅壤的砷背景值,鋅的檢出值均低于《深圳市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篩選值和管制值》(DB4403/T67-2020)第一類用地土壤風險篩選值,其余重金屬及無機物未檢出,故項目地塊(規劃為二類居住用地兼容商業用地)土壤重金屬及無機物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④ 項目地塊內土壤揮發性有機物監測因子、半揮發性有機物監測因子均未檢出,故項目地塊土壤有機物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⑤ 項目地塊內土壤有機農藥類污染物六六六總量(α-六六六、β-六六六、γ-六六六、δ-六六六)、滴滴涕總量(o,p′-滴滴涕、p,p′-滴滴涕)均未檢出,故項目地塊土壤有機農藥類污染物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⑥ 石油烴(C10-C40)檢出值均低于《土壤環境質量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標準(試行)》(GB36600-2018)第一類用地篩選值,故項目地塊土壤石油烴類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項目地塊土壤中污染物的含量均低于第一類用地的風險篩選值,項目地塊土壤污染風險一般情況下可以忽略。

(2)地下水

① 項目地塊內地下水pH值在7.3至7.6之間,滿足《地下水質量標準》(GB/T14848-2017)Ⅲ類標準值的要求。

② 項目地塊內地下水硫酸鹽、氯化物等20項感官性狀及一般化學指標除嗅和味、肉眼可見物、鐵、錳、銅、鋅、鋁未檢出外,其余指標的檢出值均符合《地下水質量標準》(GB/T 14848-2017)Ⅲ類標準限值的要求。故項目地塊(規劃為二類居住用地兼容商業用地)地下水感官性狀及一般化學指標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③ 項目地塊內地下水的總大腸菌群和菌落總數2項微生物指標的檢出值,均低于《地下水質量標準》(GB/T 14848-2017)Ⅲ類標準限值,故項目地塊地下水微生物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④ 項目地塊內地下水的亞硝酸鹽、硝酸鹽、氰化物等15項毒理學檢測指標中三氯甲烷、四氯化碳、苯、甲苯未檢出,氰化物、汞、硒、鎘、六價鉻的濃度未檢出或低于方法檢出限,其余的毒理學檢測指標濃度均低于《地下水質量標準》(GB/T 14848-2017)Ⅲ類標準限值,故項目地塊地下水毒理學檢測指標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⑤ 項目地塊內地下水監測因子中六六六總量(α-六六六、β-六六六、γ-六六六、δ-六六六)、滴滴涕總量(o,p′-滴滴涕、p,p′-滴滴涕)有機農藥類檢測指標濃度均未檢出,故項目地塊地下水有機農藥類污染物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⑥ 項目地塊內地下水可萃取性石油烴(C10-C40)有檢出,且檢出值均低于根據《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評估技術導則》(HJ25.3-2019)推導的第一類用地地下水風險篩選值,其余有機物均未檢出,故項目地塊地下水有機物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⑦ 項目地塊內地下水石油類有檢出,檢出值低于《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GB5749-2022)附錄A表A.1,因此該類指標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⑧ 項目地塊內地下水中鎳、二甲苯均未檢出,故對人體健康的風險可以忽略。

由于地塊周邊居民不采用地下水作為飲用水以及自來水使用,根據《地下水污染健康風險評估工作指南》(試行),不存在飲用地下水、皮膚接觸地下水等暴露途徑,因此地塊地下水不會對人群產生明顯不良影響。

綜上所述,項目地塊土壤中污染物含量均低于第一類用地的風險篩選值,其土壤和地下水污染風險一般情況下可以忽略,可符合二類居住用地(兼容商業用地)的使用要求。因此,項目地塊作為二類居住用地(兼容商業用地)進行再開發利用,從人體健康風險的角度是可行的,無需進入土壤污染狀況詳細調查階段。

、 初步調查結論

綜上,調查地塊在當前和歷史使用期間未曾有過生產性質的工業企業、不涉及工業廢物污染,無工礦用途、不涉及規?;B殖、有毒有害物質儲存與輸送的用途,不涉及環境污染事故、危險廢物堆放、固廢堆放與傾倒、固廢填埋等活動,地塊及周邊區域歷史上未發生過其他可能造成土壤污染或地下水污染的事故,故周邊環境引起調查地塊土壤污染的可能性很小。根據檢測結果顯示,項目地塊土壤中污染物的含量均低于第一類用地的風險篩選值,其土壤和地下水污染風險一般情況下可以忽略調查。地塊規劃作為二類居住用地(兼容商業用地)可作為《土壤環境質量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標準(試行)》(GB36600-2018)中第一類用地進行開發利用,從人體健康風險的角度是可行的,無需進入土壤污染狀況詳細調查階段。

七、不確定性分析

由于資料信息的有限性、污染識別的不確定性、土壤及地下水中污染物在自然過程作用下的遷移和轉化、場地上人為活動對土壤和地下水中污染物分布的擾動等不確定性因素,本報告不確定性主要包含以下幾點:

(1)可獲得的資料

本項目地塊歷史衛星圖像來自奧維地圖(軟件),受限于地球衛星數據,本地塊清晰的衛星影像圖最早只可追溯到2011年,該時間之前的地塊使用情況無法通過衛星圖進行直觀分析。本地塊內部分相關資料和技術文件均不全或無法提供,現場調査時主要依靠于相關受訪人員回憶進行現場確認。因此,本報告中闡述的歷史利用情況等可能與項目地塊歷史及當前活動實際情況稍有所差異,導致對場地的判斷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和不確定性。

(2)污染識別的不確定性

污染識別應包括農用地階段、現狀施工過程中可能產生的污染物、相鄰地塊遷移過來的污染物、污染物在環境介質變化產生的污染物等,本次地塊現場為農林用地,附近居民曾在項目地塊內種植農作物,地塊西北側和東北側曾經建設臨時成品陶瓷倉庫,且地塊西南側已完成雜草清除,居民的種植行為、倉庫的拆除活動及地塊雜草的清除活動對地塊土壤均會造成一定的擾動,故污染識別過程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

(3)環境變化因素:由于淺層地下水流向可能受季節、降雨量、附近地表水等環境因素的影響,故不排除地下水流向隨著環境因素的變化而變化。若本地塊水文條件發生變化,地塊外地下水中的污染物可能向本地塊中遷移,同時會影響該地塊土壤環境質量。因此,本次調查土壤與地下水分析結果僅代表特定時期地塊內存在的特定情況,無法預料到地塊土壤與地下水將來的環境狀況。

標簽:

熱門閱讀

粵ICP備18028147號 ,廣州市智薈環保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福利一区二区在线观看---国产精品国产自线在线观看-一级毛片免费不卡无码视频-国产三级一区二区三区最新